<listing id="ft3r7"><strike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strike></listing>
<var id="ft3r7"></var>
<dl id="ft3r7"><strike id="ft3r7"><del id="ft3r7"></del></strike></dl>
<del id="ft3r7"></del>
<span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l id="ft3r7"></dl>
<del id="ft3r7"><strike id="ft3r7"></strike></del>
<de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el id="ft3r7"></del>
<d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l id="ft3r7"></dl>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d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
<span id="ft3r7"></span>
<var id="ft3r7"><strike id="ft3r7"></strike></var><var id="ft3r7"><noframes id="ft3r7"><var id="ft3r7"></var>
<de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报道 -> 正文

速滑团体追逐赛场 团队力量让中国队更强大

  2月15日,北京冬奥会速度滑冰项目在有“冰丝带”之称的国家速滑馆进行了团体追逐多场比赛,尽管中国男、女队未能获得半决赛资格,但都在各自排位赛中稳扎稳打,也对“团队”二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率先进行的女子团体追逐C组决赛,中国队的对手是挪威队,相比于之前的1/4决赛,由韩梅、李奇时、阿合娜尔·阿达克组成的中国队调整了战术,在6圈滑行中没有更换领滑,一直由韩梅在最前面带领队友,李奇时、阿合娜尔·阿达克跟滑,给予前面运动员推力。

  战术调整收到了良好效果,中国队滑出了2分58秒34的成绩,比1/4决赛的3分00秒58提升了近2秒,这一成绩也比之前出场的两支半决赛队伍日本队的2分58秒93和俄罗斯奥委会队的3分05秒92更快,但按照规则,中国女队仍旧只能排名第五。

  平昌冬奥会上,中国女队在该小项排名第五,如今再次以第五收官,韩梅表示,这4年来队伍阵容发生了很大调整,在这样的情况下,全队能够拧成一股绳,滑出不错的成绩难能可贵。最大的收获还是队员对团队的信任,毕竟在团体追逐这样的集体项目中,一个人能力再强也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李奇时也表示,对于团体项目,彼此信任是最重要的,然后才能建立默契,想要在团体追逐赛中取得好成绩,要把每个人的优势发挥到最大,三人要取长补短,我想这也会是队伍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和目标。

  相比于女队,由廉子文、徐富、王浩田组成的中国男队的成绩不太理想。1/4决赛、D组决赛两负意大利队,最终排名第八。但能够获得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对于年轻的中国速滑男队已经是巨大的突破,毕竟在冬奥会男子速度滑冰项目中,之前还没有多少新队伍的身影,除了首次亮相冬奥会的中国队,其余7支参赛队伍都曾登上过冬奥会领奖台,都有比中国厚得多的项目发展历史和底蕴。

  暖心的是,本场比赛之前,王浩田在社交媒体上发文,专门感谢了两名队友哈那哈提和卡汉拜。中国队之所以能历史性获得冬奥会男子团体追逐参赛权,主要因为由哈那哈提、卡汉拜、宁忠岩组成的队伍在世界杯表现出色,但由于我国没有获得男子5000米、10000米冬奥会参赛权,因此以长距离见长的哈那哈提和卡汉拜未能随队参加冬奥会。王浩田说:“我发微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希望大家知道,我们是一个集体,中国速度滑冰队是一个集体。”

  团队体现在哪里?在场上的相互配合,在场下的相互提携。尽管未能登上领奖台,但中国速度滑冰队的姑娘、小伙子们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团队的深层含义。当天比赛,早早赛完的中国女队并没有着急退场,而是在场边给男队加油。这样的队伍,这样的队员,值得点赞!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他们的未来一定会更加光明。

  本报记者 林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