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ft3r7"><strike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strike></listing>
<var id="ft3r7"></var>
<dl id="ft3r7"><strike id="ft3r7"><del id="ft3r7"></del></strike></dl>
<del id="ft3r7"></del>
<span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l id="ft3r7"></dl>
<del id="ft3r7"><strike id="ft3r7"></strike></del>
<de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el id="ft3r7"></del>
<d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l id="ft3r7"></dl>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d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
<span id="ft3r7"></span>
<var id="ft3r7"><strike id="ft3r7"></strike></var><var id="ft3r7"><noframes id="ft3r7"><var id="ft3r7"></var>
<de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报道 -> 正文

元宵节迎来圆满成人礼——飞翔少年苏翊鸣 豪情凌云冲霄汉

  “毫无疑问,我得到了一份最好的生日礼物,没有任何礼物比这更来之不易、更珍贵,我现在想好好享受这个胜利。”苏翊鸣说。2月15日,苏翊鸣加冕单板滑雪大跳台男子桂冠,三天后,他将迎来18岁生日,“在家门口站上奥运最高领奖台,将五星红旗披到身上,过去四年,我每个晚上都在梦想着这一刻。”

  苏翊鸣决赛的第一跳就拿出了外转1800动作,并成功落地,以89.50分暂列第二。第二跳,他选择了内转1800动作,这一次他的落地更加完美,拿到93.00分。两跳过后以182.50分暂列第一,所以第三跳他最后一个出发。而在他出发前,排名第二的挪威选手蒙斯·罗伊斯兰最终得分为171.75分,这意味着,还在等待出发的苏翊鸣已经拿到了这枚梦寐以求的金牌。现场观众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放情欢呼。全场都在等待苏翊鸣的最后一跳,看他是努力挑战更高难度,还是轻松享受冠军时刻。最终,带着冬奥会冠军头衔的苏翊鸣以外转360的简单动作一跃而下,给出了答案。

  “前两跳已经拿到足够高的分数,所以第三跳我只想享受这个瞬间,就做了自己最喜欢的动作。如果前两跳没有拿到足够高的分数,那么第三跳我会尝试1980。”落地后,苏翊鸣一直看着赛场一侧,“我爸妈在那儿。”之前,他知道父母来现场观赛,但为了专注比赛,他不能分散精力。“第三跳下来后,我的眼睛一直看着他们,险些撞到墙上。他们能来现场,和我分享人生中最特殊、最神圣的瞬间,我特别激动。”

  “有一种力量无人能抵挡,它永不言败生来倔强……”赛后,首钢滑雪大跳台现场响起了歌曲《生来倔强》的旋律,就像苏翊鸣的性格一样,无惧挑战勇敢向前。

  4岁练习滑雪,17岁夺得奥运会冠军。为了这枚金牌,苏翊鸣努力了十几年,“拼尽全力,这句话说着容易,现在想想,过程确实挺难。从小到大滑雪受了不少伤,尤其最近4年,学习新的动作,需要从心理上克服紧张、恐惧。但我始终坚信,自己是在为目标前进,我觉得终究有一天会得到好的结果。现在看,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苏翊鸣在颁发纪念品仪式上又收获了一个“金墩墩”,此刻,他再次展露出大男孩儿的一面,将和金牌相同颜色的“金墩墩”贴在脸庞,仿佛交流着什么。走下领奖台,苏翊鸣走向观众席,他拉着亚军和季军两位选手,向坐在那里的父母打招呼,向他们“炫耀”第二个“金墩墩”。向观众致谢后,三位奖牌获得者再次站上领奖台。这里没有竞争,没有对手,只有友谊与单板文化。首钢滑雪大跳台阳光正好,观众沉浸在现场红色的海洋中无惧寒冷,久久不愿离去。

  这枚金牌是中国体育代表团北京冬奥会的第六金,也是超越温哥华冬奥会、刷新中国冬奥会金牌历史纪录的一金。这份最好的生日礼物诞生在首钢滑雪大跳台——它被苏翊鸣视为福地。“2019年,我在这里第一次参加世界杯,2022年又在这里拿到冬奥会金牌,这两次经历对我来说很特殊。2019年,我离进决赛就差一名,当时我就梦想如果有一天站上最高领奖台会是什么感觉,现在真的站到上面了。我想以后不论什么时候回到这个地方,我都会怀着感激之情。”

  夺冠这天恰逢中国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今年正月十五的月亮要在十七圆,就像苏翊鸣在告别17岁时以圆满的旅程结束北京冬奥会,然后迎来崭新的18岁。

  本报记者 彭晓烯 李晓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