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ft3r7"><strike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strike></listing>
<var id="ft3r7"></var>
<dl id="ft3r7"><strike id="ft3r7"><del id="ft3r7"></del></strike></dl>
<del id="ft3r7"></del>
<span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l id="ft3r7"></dl>
<del id="ft3r7"><strike id="ft3r7"></strike></del>
<de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el id="ft3r7"></del>
<d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l id="ft3r7"></dl>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d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
<span id="ft3r7"></span>
<var id="ft3r7"><strike id="ft3r7"></strike></var><var id="ft3r7"><noframes id="ft3r7"><var id="ft3r7"></var>
<de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报道 -> 正文

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技巧收官 中国“00后”满载希望

  本报张家口2月16日电(记者 周圆)2月16日,随着美国选手亚历山大·霍尔和尼古拉斯·戈珀包揽自由式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的冠亚军,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技巧项目全部结束。男女两个项目金牌分属瑞士和美国。除了中国队选手谷爱凌夺得亚军外,在男、女项目上,首次参赛的何金博、杨硕瑞都未能晋级决赛,但通过3年的发展从无到有,中国在这个项目看到了差距,也收获了希望。

  男子方面,美国展示了强大的整体实力,有着难度王之称的亚历山大·霍尔凭借第一跳的出色发挥奠定胜利,比赛中他出色地完成了1620的转体动作。亚军尼古拉斯·戈珀继平昌冬奥会后再次夺银,加上索契冬奥会铜牌,连续三次冬奥会都有奖牌入账,足见他的实力。

  3年前,通过跨界跨项选材,14岁的何金博结缘冰雪运动,3年后他站在了冬奥会舞台。在他之前,从来没有中国男子选手参加过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技巧比赛。在资格赛中,何金博尝试了此前从来没有做过的倒滑1260,但遗憾失败。而对于其他高水平男选手来说,这是一个基础动作。看到差距的同时,何金博也收获了希望。“我们开展时间很短,这次参赛学习到很多。”何金博说。

  3年时间,何金博从对滑雪一直无所知的武术少年到参加冬奥会,进步明显。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18岁的杨硕瑞身上。她原来是练习双板滑行项目的运动员,后来接到跨界跨项选拔的通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最终通过努力来到了冬奥会赛场。

  北京冬奥会女子坡面障碍技巧比赛竞争更为激烈,中国队选手谷爱凌,爱沙尼亚“天才少女”凯莉·西尔达鲁,瑞士名将格雷莫德,法国选手苔丝·勒德,俄罗斯奥委会队选手、新科世锦赛冠军阿纳斯塔西娅·塔塔利娜,挪威名将约翰妮·基利都在比赛中展现了高水平。看着她们的动作,杨硕瑞也陷入了思考。

  通过参加北京冬奥会,杨硕瑞对自己从事的这个项目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从前,她总是通过观看高手的视频去训练,努力形成自己的动作风格,但当真正和世界顶尖高手们同场竞技后,她看到了差距,明白了前进的方向。“为什么同样的动作,别人的得分高,而自己的得分较低?”杨硕瑞说,“腾空姿势和动作的成功率很重要,所以得不断地通过练习提高成功率,而且动作质量和难度上也还要提升。”

  “我们是从零开始的,要去追赶,3年的时间还太短,相信下一届我们会更好。”两位“00后”小将通过第一次冬奥会之旅,看到差距,也看到了希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