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ft3r7"><strike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strike></listing>
<var id="ft3r7"></var>
<dl id="ft3r7"><strike id="ft3r7"><del id="ft3r7"></del></strike></dl>
<del id="ft3r7"></del>
<span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l id="ft3r7"></dl>
<del id="ft3r7"><strike id="ft3r7"></strike></del>
<de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el id="ft3r7"></del>
<d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dl id="ft3r7"></dl>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d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
<listing id="ft3r7"><noframes id="ft3r7"><listing id="ft3r7"></listing>
<span id="ft3r7"></span>
<var id="ft3r7"><strike id="ft3r7"></strike></var><var id="ft3r7"><noframes id="ft3r7"><var id="ft3r7"></var>
<del id="ft3r7"><noframes id="ft3r7">

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报道 -> 正文

国家支持 接续奋斗 挑战极限——高亭宇多年努力终获回报

  “人快话不多”,是对赛场内外高亭宇的准确描述——速度滑冰500米赛场上,高亭宇拥有最快的前100米起跑,但在场下,他却是个不擅长说话,甚至有些慵懒的24岁大男孩。

  高亭宇更感兴趣的还是自己的专业——速度滑冰。成为我国首位冬奥会速度滑冰男子金牌得主后,高亭宇反复强调,一切成绩的取得,都得益于国家的支持、队伍的培养以及太多前辈的辛勤努力,如果不是一代接一代速滑人的努力,就不会有站在冬奥会最高领奖台上的自己。

  速滑旗帜代代传承

  有“冰上田径”之称的速度滑冰是冬奥会最古老、最有传统的项目之一。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涌现出了多位速滑领域的杰出人才。1963年2月24日,罗致焕在日本长野轻井泽举行的第57届世界速度滑冰锦标赛男子1500米比赛中,面对挪威名将伊瓦尔·默,滑出破世锦赛纪录的2分09秒2,勇夺冠军,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冰雪项目的第一位世界冠军。高亭宇夺冠的时候,罗致焕在电视机前观看了转播,年过八旬的他激动地说:“从1963年到2022年,中国男选手终于站上了冬奥会最高领奖台,我相信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马上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1980年,我国首次参加冬奥会,率先实现奖牌突破的也是速度滑冰项目。“冰上尖刀”叶乔波尽管与金牌失之交臂,但她顽强拼搏的故事成为了一代人的回忆,也在新中国体育史上写下了重要一笔。2014年索契冬奥会,张虹在女子1000米比赛中为我国实现了速度滑冰金牌“零的突破”,她正是看着高亭宇长大的“大师姐”,北京冬奥会颁奖广场,为高亭宇送上金牌的正是已经成为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的张虹。中国速度滑冰的旗帜,在这一刻完成交接。

  高亭宇金牌突破的另一层含义,在于这是我国速度滑冰项目首枚男子金牌。1980年我国首次参加冬奥会时,速滑男子500米项目仅排名第23位,尽管后来也曾有过1994年刘洪波的第四名、2006年于凤桐的第五名,但总是与领奖台、冠军缘悭一面。2018年平昌冬奥会高亭宇摘得铜牌,4年后登顶奥运会最高领奖台,是他多年努力的回报,也是中国男子速滑的厚积薄发。

  “格路青年”迷恋速滑

  赢得冬奥会金牌后,高亭宇的一言一行都受到了关注,比如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当外国记者问高亭宇性格有什么特别时,这位黑龙江小伙上来就是一句方言“格路”。

  “格路”的意思是特立独行、与众不同。8岁时,迷恋上滑冰的高亭宇显然是“格路”的,这个从小就爱睡觉,看上去对什么都不太上心的孩子迷上了在冰场风驰电掣的感觉。幸运的是,在高亭宇起步阶段扮演引领者的是当地著名速滑教练刘德光,针对高亭宇的技术、性格特点,刘德光“照方抓药”,让他迅速提升。

  2011年,高亭宇完成了速滑生涯的大跨越,从牡丹江市队升入黑龙江省队,跟随名帅刘广彬训练,其后无论是在省队还是入选国家队,两人都是赛场上的师徒、赛场下的父子。2018年平昌冬奥会夺铜牌之后,高亭宇直言想把金牌献给刘广彬。北京冬奥会周期,二人也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最终登顶冠军。赛后刘广彬也保持了低调,回绝了所有采访,但高亭宇反复强调,没有刘指导,就没有自己的今天。

  继续挑战极限速度

  500米是冬奥会速度滑冰距离最短的项目,相当于田径场上的100米,对运动员的速度、爆发力有极高的要求,而且男子500米项目运动高峰都很短,2002年冬奥会以来,甚至没有出现过有人连续两届都能登上该项目领奖台的情况。

  现在,高亭宇不仅打破了这一“魔咒”,还兑现了4年前“将奖牌换颜色”的诺言。赛后混合采访区,不少记者将关注焦点投向了高亭宇全场最快的9.42秒的前100米,但高亭宇说:“这个成绩一般,还有提升空间。”

  事实上,高亭宇一直保持着9.32秒的速滑男子前100米最快纪录,备战北京冬奥会期间,教练组也一直希望进一步强化他的起跑优势,完善滑跑、过弯等技术细节,确保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好成绩。

  比赛结束后,高亭宇进行了全面的恢复和治疗,享受完冬奥会假期,弥补多年没能陪伴家人的遗憾后,高亭宇就会归队。在他心里还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创造9.30秒以内的前100米极限速度,甚至挑战由俄罗斯奥委会选手库利日尼科夫2019年创造的33秒61的世界纪录。

  会有人实现连续3届冬奥会在速滑男子500米登上领奖台的壮举吗?高亭宇想试试,谁让这个“格路”青年对速滑爱得如此深沉。

  本报记者 林剑

相关新闻